宣傳教育
廉政文化
首頁   >   宣傳教育

【家規】江西南豐曾鞏家族:秋雨名家 江右望族

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 2018-01-08

軍山巍峨,盱水長流,令人遐想悠悠,思接千載。此處即是古鎮琴城,也是現在江西省南豐縣縣城所在地。九百多年前的北宋時期,這座古城孕育出了一個江右望族——以“唐宋八大家”之一的曾鞏為代表的南豐曾氏家族。

唐乾符二年(875年),曾氏一脈曾洪立任南豐令,開始家居南豐,為南豐曾氏始祖。發展至北宋熙寧、元豐年間,南豐曾氏盛極一時,且延續數百年譽望不減。兩宋時期,南豐曾氏中進士者53人,在朝為官者過百人。王琦珍教授《曾鞏家族·序》中說:“據統計,在兩宋江西的文學家族中,延續八代的家族只有3家,南豐曾氏即是其一,共出現作家31位。其中,曾鞏、曾布、曾肇都是當時文壇政界很有影響的人物。”

南豐廉文化促進會成員 王永明:

南豐籍書法家、學者曾印泉先生曾說:“江西學人以家族為依托而‘窩出’。”僅北宋神宗年間,江西“清江三孔(孔文仲、孔武仲、孔平仲)、臨川三王(王安禮、王安國、王雱)、南豐三曾”在當時就傳為美談。不唯如此,江右學人父兄相繼,子孫相接者比比皆是。“南豐三曾”之曾布就有“三世文章稱大手,一門兄弟獨良眉”的詩句,雖是自譽,卻是實情。自其祖曾致堯被薦為翰林,到第三代曾鞏、曾布、曾肇,一門“三曾”均獲此資格。

江右望族,南豐曾氏,長盛不衰,名家輩出,令人贊嘆,這和其宗族文化、家風傳承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。

走進南豐縣洽灣鎮渣坑村的曾氏祠堂暨曾鞏特祠,便可深刻感受到曾氏宗族文化的源遠流長。

祠堂的門為側開,石門柱上鐫刻一副對聯:“東魯家聲遠,南豐世澤長。”“東魯”,即春秋戰國時的魯國,現在的山東嘉祥縣,是曾子的家鄉。曾子為南豐曾氏的遠祖,孔門高足,編《論語》、著《大學》、作《孝經》,上承孔丘,下啟孟軻,是儒家學說重要的傳承者,世稱“宗圣”。曾鞏是南豐人,世稱“南豐先生”。曾肇在其兄曾鞏《行狀》中說:“參(曾參,即曾子)以孝德為世稱首……其(指曾鞏)世德淵源所從來遠矣。”這段話和這副對聯相互印證,道出了南豐曾氏家風傳承的淵源:曾參和曾鞏一脈相承。

祠堂分上、中、下三堂。最前面為門樓,正中匾曰“慎終追遠”,內容源自《論語·學而》:“慎終追遠,民德歸厚矣”。中堂為曾鞏特祠,供奉曾鞏像,匾曰“明德堂”,堂名源自《大學》:“大學之道,在明明德,在親民,在止于至善”。最里面為上堂,為南豐曾氏總祠,匾曰“三省堂”, 源自《論語·學而》:“吾日三省吾身:為人謀而不忠乎?與朋友交而不信乎?傳不習乎?”。這三塊匾的內容均出于儒家經典著作,南豐《曾氏族譜》亦均有記載。曾鞏在《上歐陽學士第一書》中說:“家世為儒,故不業他”,其家族儒學醇厚由此可見一斑。南豐曾氏祖祖輩輩都以儒家準則來修身立世,忠孝傳家。故其傳也久,其聲也隆。

宗族文化的集中體現、家風傳承的集中載體,還有族譜。南豐曾氏歷來重視修族譜、序昭穆。最早的南豐《曾氏族譜》,由曾肇編修于元豐七年(即曾鞏去世的第二年),現已失傳。但曾肇所作的《曾氏族譜·序》和曾布的《南豐曾氏族譜·跋》卻得以存續。曾肇在序中告誡后世子孫:“然教行于家者,六藝之學、孝友之行、廉恥之操、忠信直諒之守。少而習于耳目,長而成于身心,雖不肖者不敢不勉也。使為子孫者能率是道以教其子孫,毋墜其世德。”告誡后世子孫以儒家之旨意修身立世、教育后輩,不要丟棄先世的美德。

現存南豐《曾氏族譜》版本極多,最完備的是清道光己亥版,內容涵蓋了序、名跡述、家集紀、居徙考、衣冠表、祠志、家訓、像贊、傳記等。

族譜中最為族人耳熟能詳的,莫過于字派、族規和族訓。比如字派,表示族人的輩份派行。族人必須熟記字派,以別長幼、序人倫。

南豐曾氏宗親會會長 曾水平:

我們南豐曾氏的字派四字一句,近似四言詩:“文章節義,性道勛名,志學而立,知命從心,齊家治國,興讓敦仁,求其在我,行之以誠,修身為本,明德新民。”南豐曾氏字派歌,其蘊意出自儒家思想,具有育化之功能。我們時常誦習,無不因感念先祖的教導而肅然起敬,報本追遠。

家風可以熏陶育化后輩子孫,而家風的形成則得之于本族的尊長者。南豐曾氏家風的形成,主要歸功于其前幾代祖先正大賢德、仁愛清明的品格。

南豐老城西邊至今還有一棟古老的建筑,這是南豐曾氏遺留下來的住宅,門額曰“秋雨名家”。當初,曾致堯被宋太宗宴見,太宗神情悠閑,談及自己國庫充盈,很是高興。而彼時南方正鬧旱災,曾致堯當即回奏:“未及江南一夜秋雨之為富也!”意思是說:國庫再充盈也比不上江南下一場秋雨給老百姓帶來的富足。皇上非常感動。從此南豐曾氏就有“秋雨名家”的稱號。南豐曾氏后裔為彰顯、銘記祖上愛國為民的德行,以此作為曾宅的名稱,并銘之于門額,傳于后世。

深厚的宗族文化,醇正的家風傳承,南豐曾氏孕育出一位具有劃時代意義的醇儒、中國文學史上熠熠閃光的一顆明星——曾鞏。曾鞏,字子固,謚號“文定”,“唐宋八大家”之一,世稱“南豐先生”,北宋嘉祐二年進士,有《元豐類稿》和《隆平集》傳世。他十二歲試作《六論》,援筆而成,辭句宏偉。年輕時就身在鄉野,名震天下。王安石稱贊他:“曾子文章眾無有,水之江漢星之斗。”

熙寧三年(1070年),曾鞏自求補外,通判越州,之后知齊州、襄州、洪州、福州、明州、亳州,轉徙七州,為官清正廉潔,政聲卓著,堪稱典范。

《宋史·曾鞏傳》記載:曾鞏在福州為官時,當時福州府沒有職田,但是有一塊菜園子,州府靠賣蔬菜來作為州官朝廷俸祿之外的補貼,每年收入有三、四十萬。官府賣菜,排擠了菜農的生意,導致菜農收入減少,生活困難。曾鞏了解到這一情況后,說:“太守與民爭利,可乎?”斷然取消這項收入。

當然,曾鞏的貢獻遠不止他本身的成就和影響。他還培養了曾布、曾肇及眾兄弟,造就了南豐曾氏的輝煌。

慶歷七年(1047年),父親去世,曾鞏獨當家事,“皇皇四方,營飦粥之養”,勞碌頓挫,艱苦異常。《宋史》稱:“奉繼母益至,撫四弟、九妹于委廢單弱之中,宦學婚嫁,一出其力。”

這一年,曾牟、曾宰尚屬年輕,曾布僅十二歲,而曾肇當年才剛剛出生。此后的歲月中,曾鞏自己在困頓中“勵其志、堅其守、廣其學”,還一直力督弟弟們勤學不墜,親自為師教育弟輩。至嘉祐二年(1057年)科舉,南豐曾氏一門六進士(包括兩個妹夫),一時轟動朝野。除兄長曾曄去世外,曾鞏五兄弟都考中進士,尤其是曾布和曾肇,因為政績和文學成就均極為顯著,與曾鞏一起被稱為“南豐三曾”。在他的教育下,弟輩大任于當時,經世濟用,祖風尤顯。由此,南豐曾氏走向顯赫。

曾布,字子宣,謚號“文肅”,北宋徽宗朝右相,是王安石變法得力助手之一。熙寧期間的新法,很多均通過曾布的斟酌損益才予以推行。他曾說:“人皆怕執政及臺官,唯臣不怕,何以故?臣不怙過,兼職事不至乖謬,但請搜尋檢點,恐無不當者。”曾布正直無畏,錚錚鐵骨,敢于自命。梁啟超評價他說:“曾子宣者,千古骨鯁之士。”

曾肇,字子開,謚號文昭,歷英、神、哲、徽四朝,歷任刑部、戶部、吏部、禮部四部侍郎和中書舍人,為人忠厚仁義,為政清明,廣施仁政,惜民力,明賞罰。

曾鞏故里——南豐盱江南岸的讀書巖,是曾鞏年輕時和兄弟們刻苦讀書之所。讀書巖為一天然巖洞,長寬約三米,高約二米,四周綠樹成蔭,環境幽靜,是一個適合讀書的好地方。巖之右下側有一泓清澈的山泉,曾鞏兄弟常在此處洗滌筆硯。朱熹極為推崇曾鞏,特意尋蹤到此,于壁上題“墨池”二字。讀書巖西側古時是曾鞏祠堂,在上世紀80年代開辟為曾鞏紀念館。館內景色秀麗,叢叢修竹,搖曳生姿,松杉并茂,郁郁青青。紅墻青瓦,迴廊曲徑,探幽尋勝,古趣盎然。現在的讀書巖,是人們發思古之幽情、追先賢之遺德的名勝古跡。

南豐曾氏家風由曾子的“孝道”“修身”,至曾致堯的“秋雨名家”,曾鞏的“蓄道德能文章”“正己而治人”,始終以儒家為宗,忠孝為本,修身立世,終成江右望族,享譽史冊,澤被后世。

一地一邑民風的形成,與當地歷史上的名公巨擘、本邑之名門望族有著密切的關系。南豐因為曾鞏及曾氏家族的影響,歷代名家輩出。百姓思古慕賢,好德尚義,民風淳樸。(江西省南豐縣紀委)


极速快乐十分官网